主页 > 行业飞机 >卡尔拉格斐 × 范冰冰 时尚巴黎夜

卡尔拉格斐 × 范冰冰 时尚巴黎夜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21 203° 行业飞机
卡尔拉格斐 × 范冰冰 时尚巴黎夜

6月末的巴黎,空气冷冽得像初春。沿着奥赛美术馆所在的Rue de Lille往东南方向漫步五、六分钟,有一个巴黎时尚人都知道的隐秘所在──7L Studio。14年前, Karl Lagerfeld在这里开了一家书店,而Karl的私人摄影棚就藏在书店背后。

走进神秘的7L

穿过窄窄的走廊,大约60坪大的摄影棚毫无遮拦地出现在眼前。说摄影棚,它更像是个私人图书馆,六万本艺术、时装、设计、摄影等种类的藏书堆砌成整整四面书墙,一直延伸到挑高足有六米的天花板上。棚里有不少充满趣味的摆设:几十台徕卡相机拼贴成的装饰,一个实物大小的快照小屋,还有一个两米高、可以来回滚动、既像健身器材又像刑具的双环铁圈,有人一语道破天机:「这是不是『呼啦圈包』的灵感来源?」

摄影棚的天井是透明的,自然光柔和地倾泻下来,这个季节巴黎的天气很好,到晚上10点天才完全黑下来。我们等待着夜的降临,以及今天的两位主角——Karl Lagerfeld和范冰冰。大约6点半,一身休闲打扮、头戴礼帽的范冰冰,脚步轻快地走进了位于摄影棚最里面的化妆间。化妆间外的衣架上高高挂起一条黑色曳地丝质礼服,无袖、微张的鱼尾,是Karl Lagerfeld品牌最经典的中性设计,它的线条,呈现出有力量的优雅又不失性感。

为了这次拍摄,一个月前Karl亲自画下草图,和ELLE团队多次沟通、讨论,最终完成了这款为封面拍摄特别设计的礼服,随后Karl Lagerfeld团队进行了15天的赶工订製,由于全部手工完成,这条看起来不特别华丽的裙子,造价却高达近40万新台币。

关于Karl的传说

早在踏入神秘的7L之前,我们就听过关于Karl的种种真假难辨的传说。比如,他只在夜晚进行拍摄,他的白天是用来创作的;他曾经有过拍到天亮的纪录,他不喜欢提前构思拍摄创意,要看到拍摄对象本人,他才知道今天怎幺拍;他会在见面之后,把被拍者留在摄影棚里,自己到附近去晃个一、两个小时寻找灵感,至于他什幺时候回来,不知道。

Karl出现的时间也是个谜。据说就在这个摄影棚,他曾让维多莉亚贝克汉姆足足等了4个小时。我们準备打持久战,空气里只有静默,工作人员开始了有条不紊的準备工作。Karl少年成名,1955年刚入行就进入Pierre Balmain工作,此后他以自由接案者的角色为包括Chloé在内的多家时尚品牌操刀设计。他与Fendi的合作从1965年开始,一直到今天,已经近半个世纪,着名的双F标誌就出自他的手笔。

1983年他又接手了Chanel,使之一跃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品牌。他年近80,却永远精力充沛,他代表权威,他就是时尚,就连他的猫在Twitter上都有超过两万七千个粉丝。这个名叫Choupette的「小家伙」由两名专职的女佣24小时照顾,牠每天的生活就是涂涂红指甲、睡觉、玩牠的专属iPad上各种跟猫咪相关的App。

大约8点半,Karl来了,依然是那身标誌性打扮:马尾辫、黑西装、浆得笔挺的高领白衬衫,黑色皮手套,以及永远的墨镜。所有的人都随着范冰冰迎了出去。寒暄过后,Karl执起冰冰的玉手,一起往化妆间走,他稍带一点法语口音:「放心,今天肯定把你给拍美了,本来就已经这幺美了。」

和冰冰一起看过準备的服装、配饰,迅速地给出了妆容旨意:「妆的效果要重,头髮自然一些。」趁着化妆的空档,我们的紧张情绪在Karl的小厨房里得到宣洩,高高的木餐桌旁围了一圈工作人员,有专门的厨师做出烤肉、沙拉等小吃,还有草莓杯、柠檬塔等甜点,红葡萄酒、白葡萄酒、气泡酒一应俱全,且有专人服务。

Karl果然消失不见了,也许是去塞纳河边寻找灵感了,一小时后,他慢慢踱了回来,他走得慢悠悠的,看得出来今天心情很好。经过小厨房的时候他向大家投来一丝善意的微笑,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打算,这又证明了关于他的一个传说:Karl是不吃饭的,没有人能看到他进食,除了他的猫。

和长凳谈了一夜恋爱

我们的另一个焦点是:墨镜!在公开场合Karl已经近20年没有摘下过他那着名的墨镜了,那几乎已经成了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今年6月,他甚至以此为题,与义大利游戏公司 Tokidoki联合开发了一款名为「摘掉老佛爷的墨镜」的线上游戏。游戏里玩偶状的Karl像忍者一样四处跳动,玩家的目标就是摘掉他的眼镜,如果通关失败,人偶便嗤之以鼻:「Karl可没时间陪你。」Karl会为了拍摄摘掉他的墨镜吗?

晚上10点半,拍摄正式开始。Karl选了一款翠绿的背景纸,冰冰穿上特意为她订製的那身黑色礼服,站在了镜头前。首先让我们震惊的不是Karl脱下了他的墨镜,而是他居然不测光!这位出过摄影集,总是亲自拍摄品牌广告和Catalog的大师似乎很「吝啬」手中的快门,每5到10秒,灯才闪一次,第一个look他按了不超过10下快门,然后信心满满地挥手,示意换下一身。

把相机交给助手后,Karl慢慢走到电脑的显示器前看重播,然后,空气好像凝固了—他的手举到耳边,摘下他那着名的墨镜!30秒,Karl确认了色彩的对比度后,再度把墨镜戴了回去。他对着电脑显示器的方向是个死角,所以我们只能一窥他不戴墨镜的侧面,但这已经令人热血沸腾了!Karl的构图并不複杂,创意也很简单。他的摄影作品不玩技术,也不过分强调「瞬间」的重要性,依靠的是多年丰富而强大的对时装感觉的把握。

接下来的每一套都很顺利,从换装到完成拍摄不超过15分钟。Karl和冰冰不需要磨合,甚至不需要太多的交流,冰冰说:「通常他给我一个眼神或动作,我就能明白他大致想要什幺。」Karl心情轻鬆,展现出幽默的一面,当我们指着某张照片说「I love this one.(我喜欢这张照片)」时,他耸耸肩:「I love this bench.(我爱这张长凳)」,大家笑成一片。

接近12点,拍摄顺利结束,这是一个神奇的夜晚,不管是对冰冰,还是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。

没有感性,何来性感?

指着那件造价不斐的黑色订製礼服,我问冰冰:「如果让妳穿着它,前往巴黎的一个地方,妳最想去哪儿?」她想了想,笑得有点不好意思,「我真的很想穿着它,站在一个人都没有的巴黎铁塔下面,风轻吹过裙襬,自己安静地来回走走。」

她是个非常感性的女孩,但很多时候,我们关注的只是她性感的外表。「可能性感就是一种感性,跟性格有关,妳接触一个女孩,她可能算不上漂亮,但她的语言、动作、表情传达出来的所有资讯都让人觉得舒服,妳会觉得她性感。我坚信所有的女孩都是性感的,因为所有的女孩都有感性的一面。」

这个美得强势的女孩,这些年不断拓展着「性感」一词的边界,它不再只是关于身体、关于魅惑,更是一种型格,出自天然也需要修炼。她的性感是坦蕩,从不故作姿态掩饰自己的欲望。「姿态是最没有实际作用的手法,只会让别人觉得你装,他们不会理会你装的过程,已经转身去找不装的人。时间长了你会发现,真实是最美好的事。

她的性感是无敌自信,最近法国导演查理‧德莫的新作《画框里的女人》让她在16年后重回「漱芳斋」,追忆往事她笑嘻嘻地说:「当时我就知道自己会红!」 她的性感是丰富,永远像个小女孩,狂爱粉红色和Hello Kitty,对爱情抱着完美幻想;同时遇事冷静果决,行事带着一股豪爽的江湖气。哪怕和比自己年长很多的异性相处,她也是照顾人的那个,极力担当、宽容。她身上有女人各个年龄段的特质。

她的性感是放鬆,任何时刻,她都会开开自己的玩笑——在一档电视访谈节目中,她说到自己喜欢莫妮卡‧贝鲁奇,主持人说妳和她有相似的感觉,她笑,「我和她还差很远——比如说胸部。」她不怕狼狈,也不怕摔倒,她允许自己犯错。必须承认,范冰冰最迷人的地方在于,她从没有觉得自己是somebody,「我不喜欢被别人捧着,抛开我是明星,我愿意跟所有人做好朋友,我觉得它比明星的意义更重要。」

她形容性感是一种味道。「现在还不是我最好的时候,也许5年之后⋯⋯」看着她的车渐渐远去,我想,也许半夜,她真的会从床上爬起来,套上这条黑裙子,偷溜出去,体验她的午夜巴黎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